她身上一天到晚青青紫紫,全是他弄的

收录于话题 #爱在尘埃里 简介:一场不同寻常的拐卖,林娇恨死了压在身上的男人,大城市的娇娇女,和野性难训的山里…

收录于话题

#爱在尘埃里

简介:一场不同寻常的拐卖,林娇恨死了压在身上的男人,大城市的娇娇女,和野性难训的山里小子,两人会摩擦出怎样的爱恨情仇?

新连载《爱在尘埃里》喜欢的仙女们请置顶和星标【苏曼曼Ms】哦~

前情回顾

上下滑动查看全部内容

第12集:他很穷,但对媳妇毫无保留,奈何媳妇不领情

第11集:他万事都能依她,只有同房这事上不行,次数少了更不行

第10集:他护着老婆滚下山崖,老婆却丢下他跑了

第9集:小丈夫精力过人,一大早就缠着她

第8集:买来的女人,没有一个能逃得出去

第7集:小丈夫想尽办法让她怀孕

第6集:第二次逃跑的下场

第5集:趁她洗澡,他把门口的衣服顺走了

第4集:被迫承欢后,她受伤了

第3集:逃跑未果,小丈夫逼她同房

第2集:一颗土豆,换睡她一夜

第1集:她被卖进深山,丈夫却是个十八岁的少年





晚上睡觉的时候,林娇脱衣裳不小心碰到胳膊上的伤,


嘶了一声,李承根立马举起她的手看了看,带点疑惑,似乎不记得自己弄伤她这么大一块。


她的身上时常青青紫紫的,不是他吸的,就是用力揉的,本来就娇嫩,他下手没轻没重的,林娇一身雪白的肌肤就没好过。


她木着脸,“看什么。”


“阿娇,你这里怎么青了。”他还用力揉了一下。


林娇眼带讥嚣,“你们这里打买来的媳妇不是风俗吗?你不知道吗。”


李承根愣了一下,有点不敢相信,反应过来似的,“阿妈掐你了?”


林娇一脸他明知故问的嘲笑,李承根抿住唇,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样子,半天开始给她讲故事,“我阿妈年轻守寡,性子特别要强又是个急脾气,有时候她没恶意的


小时候我们姐弟挨过不少打,阿妈可厉害了,我们犯了错她一般白天不说,一说我们就跑,晚上脱了衣服要睡觉了她才拿着藤条教训人,一打半个小时不喘气。


有一次晚上我挨打就跑了,她追了我半边山,回来后还是挨了一顿,背上的藤条印子半个月才消……”


林娇的父母从来不打人,她长这么大,数在他家里受的伤最多。


林娇拉过被子盖住脸,小声道:“活该。”怎么没打死你,现在来祸害她。


李承根摸摸她的头发,“表婶说你们城里人不兴打小孩子,一般都讲道理是不是?我跟阿妈说叫她不要打你。你别怕,我在呢。


顿了顿,又道:“那天我不是故意打你的,打完就后悔了,心里疼得慌,我明明跟你说好要对你好。阿娇,你不要跑,我永远不打你。


阿妈还是很严厉,不知道李承根怎么跟她说的,动手倒是少了,一看林娇啥啥不会,哎哟连天的,就差嘴上直喊买回来个笨媳妇


林娇也委屈,她从来没干过这些事,娇生惯养,手上的肌肤很是细腻,哪里会农活。


这几天花儿一回来先不写作业,帮着林娇弄完阿妈的事儿再忙自己的。


林娇原本一点不想搭理这家任何一个人的,可是花儿本来不碍着她什么,人又小又勤快,老实得很,帮她干这干那,弄得林娇很是矛盾。


她自认自己素来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欠一个小孩子人情,心安理得绝对做不到,于是花儿有不会的数学题时,就指导她几句。


花儿慢慢不怕她了,还会主动上来问题,又问她北京怎么样,那股好奇劲向往劲感染了林娇,到嘴边的讽刺嘲笑就说不出口。


花儿人生的娇小,十二岁了还没发育,脸色黄黄的,是他们这里泥巴地的颜色,“我们之前一个老师就是北京来的,长的可好看了。


仔细看林娇一眼,小声笑道:“不过没阿姐你好看。她教我们唱歌,带我们去后山画画,说是什么写生来着,跟我们说北京的房子有我们大山那么高那么大,北京从来没有漆黑的时候,一到晚上,街上的彩灯霓虹全亮起来,跟天上的星星一样。


她叫我们都好好学习,以后有机会去大城市,城市里的生活跟我们这里是两个世界,阿姐,我好想去看看。”


林娇不以为意,“想去就去,等你长大了,才知道咱们国家有多大呢。”


“阿爹之前就是跟一个叔叔出门做生意,被骗光了钱,回来就气病了,吃了好多药都没救回来。”花儿神色黯然下来,“阿妈跟哥哥都不喜欢外面,外面的世界太复杂了。”


林娇剥豆子的动作一顿,“哪里的世界都复杂,凡事多长个心眼就是了。”然后想到自己的倒霉经历,无声叹气,“你们那个老师教你们什么啊?是北京人吗?”


“我不知道,杜老师只待了两个月就走了。我们学校的老师换的可快了,我知道他们都觉得我们这里不好。


我觉得我家还挺好的,阿妈和哥哥都很勤快,每天都有饭吃。我们班上一个同学在学校从来不吃饭,因为他家穷,没有多余的粮食给他带着。


我们吃饭的时候他就跑去河边喝冷水,大家经常分东西给他吃,我有时候也多带一个洋芋给他。”


林娇蹙蹙眉,这个地方真是比她想象的还要落后贫穷,当地人还目光短浅,宁愿穷死在山里也不愿意踏出去一步,越穷越封闭,越封闭越穷。


李承根推开门,看见林娇和花儿堆在一起嘀嘀咕咕小声说话,他放下锄头,喊阿娇出门。


花儿在后头跟着,林娇不明所以,“你拉我干什么?”她豆子还没剥完呢,阿妈够嫌弃她了,不蒸馒头争口气,她一个城里人被乡下人看扁也够憋屈了。


李承根紧紧握住她的手不容她抽出去,还晃了晃,不好意思看她似的,“不耽搁工夫的,马上就好了。”


林娇站在树下,双手搭成一个小帐篷遮在眼睛上,惊奇地看着树上的李承根。


一根笔直笔直的大树,她几乎没看清他就已经爬上去了,还稳稳当当攀在上面,空出来一只手摘树上的东西。


花儿和几个小孩子在地下捡,林娇看着手上黑乎乎、奇形怪状的东西,“这能吃?”


他双腿夹着树,天生生在树上一样纹丝不动,身子探出去老远,长手一勾,折断一大根树枝扔给花儿。转头看林娇,那笑着的模样有点想要夸奖又明知不会有的含蓄,林娇低着头故意当没看见。


他又哼哧哼哧下来了,简直像个猴子,手上抓了一大把,在衣服上擦了擦,挑出最饱满的递给她,眼睛里带着跟小孩子分享糖果时纯粹的喜悦,“阿娇,你吃。”


“阿姐,这个叫拐子儿,可甜了。”花儿往嘴里塞了一大把,吃得倍儿香。


林娇撇撇嘴,推开李承根的手,像是不能容忍小孩子胡闹,他也不强求,自己摘了一个吃了。


三个人手上拿了一大把拐子儿,爬上一个小山坡,走到一座泥筑的小房子前。


屋里走出来个人,穿着汗水浸黄的背心,肩上披了一件外衣,手上拿着烟锅抽了两口,跟李承根用方言交谈着。


说着话,朝林娇这里看了几眼,笑着拍了拍李承根的肩膀,他也转过脸来,满眼都是她,温暖且满足的神情。


林娇心里一嗤,扭开脸,一个女人从屋里出来,打开旁边的羊圈,牵了一只羊交给李承根。叽里呱啦说话,还上来摸了一把林娇的脸,把林娇吓了一跳,对方笑得好大声。


回家的路上,花儿拉着绳子,那山羊边走边吃草,她也宝贝似的将就着。慢慢就跟后面两人拉开距离,李承根牵着林娇的手,“你身子不好,那只羊刚生产,奶水足的很,你每天喝一碗,很快身体就好了。”


林娇不知怎么心里特别烦躁,甩开他的手,“谁稀罕啊,膻死了。”


阿妈见他们牵了一头羊回来,惊讶的很,招过去李承根问他怎么回事。


林娇就感觉阿妈朝她看了一眼,嘟嘟囔囔抱怨了几句,到底把羊留下了。


未完待续……

每晚6:00

《爱在尘埃里》与你不见不散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苏曼曼Ms

关于作者: chanong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