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打、放血、囚禁...抑郁症的诊疗何时能实现精准化?
心理百科 朱晓 2021-05-16

很多抑郁症、双相障碍患者、家属谈及就医经历时整体感受往往不太好。

目前国内精神科医生数量紧缺但需求巨大每位医生能分配给每位患者的时间大约只有几分钟到十几分钟无法仔细询问患者的患病过程、成长经历等。往往只能凭外显症状结合心理量表的结果下诊断。

有的患者、家属可能会认为医生的诊断太草率、随意。再加上部分精神科医生缺乏对患者的人文关怀可能会给患者及家属带来一定的心理伤害。

而且当孩子接受精神科药物治疗后有时期待的药效还未呈现但副作用先出现了比如发胖、记忆力下降、女性出现闭经等等令很多患者及父母失望、焦虑甚至开始抗拒药物治疗。

除了寻求精神科治疗之外有些父母会带孩子寻求心理咨询/心理治疗。他们一开始满怀信心但现实中心理咨询师/心理治疗师的水平参差不齐主流的心理学理论和技巧比较低效所起到的作用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若孩子接受的是精神分析师的治疗还可能令亲子关系恶化加重情绪症状。

总的来说很多人本来以为现代医学和心理学先进只要带孩子接受治疗孩子很快就能好起来。但各种方法试了一轮后不少患者、家人对目前精神心理障碍的诊疗现状大失所望。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种失望完全可以理解也有事实基础。但如果大家知道抑郁症的诊疗“黑历史”可能会因为能遇到如今的康复手段而倍感幸运。

图片来源于网络

抑郁症是一种古老的精神疾病在早期人类对抑郁症的认识是无知、愚昧的。当时的患者经历过至暗时刻:被放血治疗、鞭挞、禁食甚至被处以绞刑或火刑。

即使到了18世纪精神心理障碍患者居住的“疯人院”里也几乎没有人性、尊重可言患者被暴力殴打、被当众嘲弄。

但耐人寻味的是在这些“黑历史”的过程中抑郁症也曾有过短暂的高光时刻。抑郁症被崇高化哲学家、文学家们认为“忧郁”代表深刻与天才。欧洲贵族一度以患上“忧郁症”为荣。

直到19世纪中期人们对抑郁症的认识才逐渐科学起来认识到这是一种情绪障碍并能对躯体和认知产生影响。随着研究发展电休克疗法、额叶切除术开始登场。

因为当时的麻醉技术落后早期的电休克疗法会给患者带来极大的痛苦。而额叶切除术是指对患者大脑的前额叶皮层进行破坏或切除使其丧失部分认知及情绪从而起到“治疗”作用。

额叶切除术曾经获得诺贝尔医学奖但其实陷入了机械唯物主义的错误忽视了人作为高级动物其完整的认知及情绪是不可缺失的这项技术早就被废止。

所以对比起来生于当代的抑郁症患者不可谓不幸运。目前抑郁症的诊疗体系已相对较完整药物治疗、物理治疗已被证实整体有效改良电休克治疗中患者不会再感到痛苦。

在专业的心理治疗方面患者及家属也多了很多更科学的、更适合现代人的选择不再只有低效的精神分析流派。虽然诊疗体系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间对纵向对比下精神医学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当然即使是现在仍有不少人对精神心理障碍存在误解。双相障碍首当其冲。

双相情感障碍虽然不如抑郁症常见但患病率也在逐年上升而且向青少年群体蔓延。

不少艺术家、作家是双相障碍患者梵高就是最有名的患者之一另外有报道称丘吉尔、贝多芬等大名鼎鼎的历史人物也罹患该精神心理障碍。以致于不少人误以为双相障碍是“天才病”反而以得此病为豪。

梵高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通过多年的多学科诊疗模式(MDT)尤其是大量深度催眠下病理性记忆修复的临床实践我们认为典型双相障碍的根源主要是社会心理因素具体来说是叠加性心理创伤以及病理性正性情绪体验所形成的的病理性记忆。

而病理性正性情绪体验是导致患者轻躁狂/躁狂发作的重要原因。在这个阶段他们感到愉悦、兴奋精力旺盛思维活跃这有利于进行文学、艺术创作。但如果要创作出真正优秀的作品也离不开他们本来的能力和积累。

所以以上双相障碍名人患者取得的成就主要在于他们的个人能力轻躁狂/躁狂状态只是短暂地加强了他们的能力而已。而且对于双相患者来说其陷入抑郁发作的时间远比轻躁狂/躁狂发作的多得多。

所以如果患者以得了“天才病”为豪盲目乐观并不接受规范治疗的话在其陷入重度抑郁发作时会感到极大的心理落差更容易出现自杀行为。

无论是曾被附上“哲学及艺术”特质的抑郁症还是被当做“天才病”的双相障碍我们都应该抛揭开它们浮华的薄纱了解其患病的真正根源对疾病保持理性科学的认知。

人类与抑郁症、双相障碍的斗争仍在继续。如今大部分精神心理障碍还处于症状学诊断阶段在未来实现病因学诊断非常重要且有必要。

而且目前单纯从遗传学、大脑神经递质等生物学因素上寻找病因很可能陷入“死胡同”精神心理障碍的根源必须更加重视心理社会因素的研究。

只有精准化精神医学和精准化心理干预时代的到来患者才能从根源上得到高效化的治疗人类面对精神心理障碍时才更有把握获得胜利!

文:何日辉  (公众号:晴日心身医疗)责任编辑:殷水
江莉
江莉 推荐心理咨询师,生活中遇到的困惑欢迎找我诉说。
南京市 562 人咨询 280.00元
预约咨询